勇敢去生活

奖金,对于这项最负盛名的越野赛事意味着什么



UTMB®将自己称为“世界越野跑步峰会”,耐力运动狂热者的“达沃斯”。欢乐、激动、紧张、兴奋,赛前氛围极其高亢。也正因此,尽管有些措施与活动的规模越来越不协调,UTMB®“背后的人”仍尽其所能来保护这种独特的氛围也不足为奇。

 

直到2018年,获胜者依旧没有奖金。即使是现在,男子和女子UTMB®冠军的奖金也只有2000欧元(约15733.2元),不能说少,但对于一场被吹捧为“越野赛超级碗”的赛事来说,这个数字相对微薄。要知道,波士顿马拉松的冠军奖金是15万美元。UTMB®声称,之所以开始提供奖金是对精英运动员与赛事之间的“良性循环”的认可,双方都受益于“可见的交换”。

 

大部分人对于UTMB®开始提供适度奖金的决定都没有什么反应,然而《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的马克·阿格纽(Mark Agnew)发表了一篇文章,对UTMB®联合创始人米歇尔·波利提(Michel Poletti)表示的“反对越野跑职业化”和“强烈相信业余运动”提出了批评(点击阅读原文)。


以下编译自阿格纽在《南华早报》的文章

UTMB®设置奖金:选手变富会毁了这项运动,而赛事组织者却可以大发横财


奖金过多会毁了这项运动的价值?

 


越野跑运动越来越受欢迎,商机接踵而至。当然,金钱也会带来潜在问题,比如欺骗的动机。


但当这项运动中最大的商业赛事组织者说“越野跑的职业化会坏掉它的价值”时,我很生气。


UTMB®联合创始人米歇尔·波利提和凯瑟琳·波利提在谈及“服药”和“奖金”之间的联系时表示:“我们不赞成用金钱实现体育职业化,因为这会增加选手使用兴奋剂的风险。我们非常相信业余体育,更相信这是保持这项运动价值的方式。”


2018年,UTMB®首次为获胜者提供奖金,冠军2000欧元,第二名1500欧元,第三名1000欧元,直至前10名都有不同数额的奖金,但一些运动员表示,对于顶级赛事来说,这点奖金太少了。


要知道 在中国:













米歇尔·波利提说:“我们捍卫业余体育,不支持通过金钱使体育职业化。适度的奖金是对运动员和赛事之间良性循环的公平认可,是对双方利益相关者共同参与,使活动取得成功的相互接触的认可。”


他想说的不是“业余体育”,而是业余运动员,因为UTMB®确实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他们不仅在国内赚钱,还通过把自己的品牌高价卖给中国和阿曼的组织者来赚钱。(现在还增加了阿根廷和西班牙)


他们所说的价值观是什么?他们是谁,能决定其他人的方向?


这是一个模糊的描述,让他们听起来像是抵御资本主义邪恶的看门人,同时又从站在起跑线上的知名跑者那里获得经济上的好处。


我对奖金不感兴趣,而且大多数比赛都没有额外奖金。我更重视这场关于兴奋剂辩论的微妙之处。然而这项最商业化赛事的组织们并没有给出更神圣的理由,比如“我们都是为了好玩才参赛的,让我们保持这种状态吧”。他们更乐意称自己为业余运动的捍卫者。



当然,顶级跑者从UTMB®收获颇丰,他们享受于与全世界顶级竞争对手一较高下的乐趣,惊叹于这项赛事的组织、氛围和比赛过程。与此同时,顶级跑者还得到了波利提所说的曝光率,而这带来了赚钱的机会。


但这些跑者成为UTMB®受邀精英时,却拿不到“工分”。想象一下,在另一份工作中,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仍在接受无薪实习以提高自己的市场竞争力,此后,他们要么要求拿工资来交换自己的工作,要么跳槽。


即使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认为2000欧元的奖励对获胜者不公平,他们也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体能力或代表性机构向赛事主办方施加压力。


UTMB®无需向跑者提供出场费,他们是一家企业,要赚钱。他们的产品非常好,最好的跑者不掏一分钱也能参赛,赞助商会为他们埋单。


除非跑者联手,否则权力仍掌握在主办方手中,一切都不会改变。



我不指望主办方能给钱,要不是他们只会说“不,我们不给钱,因为没必要,这不是行业规范。我们的利润会被削减。但无论如何,人们还是会来参赛”,我不会这么生气。


就当UTMB®有此行径是为了保护越野跑,但一直指手画脚,教育我们“业余价值应该是什么,或不应该是什么”,这听起来就有点吹毛求疵了,毕竟他们是少数几个通过越野跑热潮致富的群体之一。


以下是一些选手对此事的看法:


“越野跑选手如果想依靠兴奋剂,无论如何都会吃药,名声才是动机,而非金钱。”

—— 立陶宛选手格里尼奥斯(Geidiminas Grinius)

2016UTMB®男子亚军,2016UTWT冠军


“要让兴奋剂在越野跑中普遍存在,奖金必须非常高。相信在我20年的参赛经历中,还从来没有人因为服用兴奋剂而骗来一场胜利。”

—— 美国跑者尼基·金博尔(Nikki Kimball)

2017 UMTB®女子冠军、2014 MDS冠军,2004、2006,、2007西部100冠军


“我相信人性好的一面。即使奖金真的很高,超跑赛事也不会像田径赛事,两者的受众群体不同,风气不同。”

—— 美国选手迈克尔·沃尔迪安(Michael Wardian)

超100公里世锦赛银牌得主,多项超跑赛事国家纪录保持者




阿格纽是对的,对于一个日益强大的品牌来说,谈论金钱的腐败影响有点奇怪,这个品牌正在建立一个超级赛事的全球专营权。即便如此,UTMB®并不一定是出于纯粹的贪婪而拒绝提供现金奖励,米歇尔(和他的妻子,UTMB®联合创始人凯瑟琳)很可能真的相信业余运动的优势。事实上,在为他的反职业化立场辩护时,波利提声称,“提供奖金很可能会增加服用兴奋剂的风险”。然而,“执着于运动业余化”还有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并非每个人都承担得起这个理想。



在2018年接受《越野跑者》(Trail Runner)采访时,米歇尔解释说,如果超跑成为一项职业运动,顶级运动员“赢得数百万美元的奖金”,那么“一切都会改变”。

 

“我也相信,如果提供并提高奖金额度,赛道上这批运动员肯定会换一拨,”波利提告诉《越野跑者》,“我不确定像吉姆·沃姆斯利(Jim Walmsley)和蒂姆·托勒弗森(Tim Tollefson)这样的选手还会不会来参赛。我希望他们生活幸福,也希望他们在得到足够的钱过上美好生活的同时依旧在越野跑比赛中保持现在这种良好的精神。”

 

这是一个奇怪的言论,它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越野跑赛事提供与顶尖路跑赛事相当的奖金和出场费,我们将“拥有”什么样的运动员。(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只有少数越野跑赛事能向他们的获胜者提供丰厚的现金奖励,比如科罗拉多州的Run Rabbit Run ultra,冠军奖金高达12500美元。)冒着推断过度的危险,波利提的话让我想起了《超级跑者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Ultra Runners)的作者亚德哈罗南德·芬恩(Adharanand Finn)2018年在《卫报》(the Guardian)上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


“观看(UTMB®),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但其他人似乎都没注意到的问题,”芬恩写道,“起跑线上都是白人。如果这些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长跑运动员,肯尼亚人在哪里?”

 

这倒是事实,2019年UTMB®的顶级参赛选手名单上没有来自肯尼亚人和埃塞俄比亚人。芬恩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对于世界上真正最伟大的长跑运动员来说,“超跑”还没有提供足够的经济激励。虽然赢得UTMB®或西部系列赛(不提供奖金)可能会让运动员获得足够的“知名度”,从而有可能获得赞助,但知名度是一个脆弱的概念。正如凯瑟琳在上文提到的《越野跑者》采访中间接承认的那样,一个运动员对一个品牌的价值,永远不只是取决于运动员的表现。

 

“不同国家的品牌对运动员的支持方式不同,看看欧洲的专业跑者,他们往往比美国的跑者得到更多的资助,”凯瑟琳解释说。由于耐力赛跑者赞助合同的细节属于行业机密,我们很难评估其言论的准确性,但毫无疑问,当一家公司在权衡赞助运动员的收益时,该运动员的社交媒体形象和公众形象等都是考量的重要因素。在一项奖金很少的运动中,除非有其它收入来源,否则这样的赞助实际上是运动员进行全职训练的唯一途径。因为他们是“业余选手”。因此,避开懒散的形象和邋遢的根源不谈,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级超跑是一项“精英主义者”的运动。

 

可那又如何?有人可能会说,由于地理位置和昂贵的装备,有很多职业运动——尤其是“山地运动”——本质上是独一无二的。肯尼亚人缺席FIS高山滑雪没什么,但越野跑道上不见东非选手的身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是的,超跑和路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运动,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跑步者可以像主宰马拉松一样主宰长距离的田径比赛,这绝不是一个既定的结论。

 

毕竟,“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才知道。”


-E N D-

作者|

翻译、编辑|冯珺珺

图片| Outsideonline/南华早报



Copyright © 2015~2022.毅道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 |  京ICP备16000116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7346号